Q

10代的J家A团飯#超团飯#黄担一枚😚#大爱SK·Y2·未子#同是飯的大家請多多指教🙏

Klaine 甜文一1~6

序~   
Anderson和Hummel这两家人从爷爷辈开始已经是世交。在一次晚餐聚会中,Elizabeth和Alex这对一见如故的闺蜜,就开始想为她们腹中的孩子私定终身。她俩还特意找了律师作见证,订制了合同和一对对戒。谁知到簽字后两天,正想去確認对戒的计划突然被Burt和John的工作打乱了。John在另一个洲的分公司出了些錯,John必需马上趕去處理,又放心不一下Alex就带了她一起去,而Burt竞选区議员也变得非常忙碌,结果她们俩只好先分开,等孩子出世后再见面,只可惜‘天公不造美’她俩生的都是男孩。     
   一开始听到消息的Alex和Elizabeth都感到很可惜,但在Kurt和Blaine第一次见面后,她们俩便知道将来儿子娶的老婆/公一定合自己心意。Alex一想起自家宝贝儿子一進門,看见了一个在Elizabeth身後半探出头來的Kurt,那个呆样就忍不住大笑起来,连平时不怎么示人的绅士风度也拿了出来。当Blaine走上前伸出麦色的小短手对Kurt自我介绍时,平时一向怕生的Kurt那腼腆的反应也令Elizabeth非常雀跃。在Elizabeth和Alex把当初的婚约细節完成后,几乎每天都见面的Kurt和Blaine都由朋友变成了知己,他们大小事都会分享。他们会迁就和包容对方喜爱的东西,例如:手工活、榄球等。    

   Blaine帶了室内文靜派的Kurt体驗篮球的乐趣,结果一开球,Kurt就被Blaine撞跌了,还擦伤了手臂,鲜红色的血不断从伤口中流出,Blaine在慌乱的在旁边扶起了Kurt‘你怎么样了,还好吗?要我找人来吗?’Kurt只是摇了摇头‘我们先進屋吧!’Kurt熟练的帮自己包紥后,便对在一脸快要哭的Blaine‘我没事了,你介意我们留在房间玩吗?’Blaine摇头就跟了Kurt上楼到他房间,Blaine略略參观了一下Kurt的房间,以簡约为主的风格,步入式大衣櫃,一张像一个籠子的吊椅和一个擺滿了一支支的化妝品的化妆台,床头还放着一部电视。房间中还有一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Kurt在Blaine身后的格子櫃中拿了几箱东西出来,放在地上后又邀请Blaine跟他一起坐下,Blaine好奇问‘这都是些什么?’Kurt把箱子都开了‘这全是变成手工的饰物的材料。’Blaine皺了一下眉疑惑‘只靠一些珠子和缐,我不太相信。’Kurt耸了下肩‘選几種你喜欢的颜色和字吧!’Blaine半信半疑選了后,几秒后Kurt就做了一条手链出来,Blaine兴奋地大喊‘你很厉害,可以教我吗?’Kurt脸红的点了下头,数分钟后,Blaine就弄了几条出来。Kurt怕Blaine觉得无聊便提意去看电影。Kurt在他的迪士尼系列中拿了《人魚公主》出来问Blaine‘这可以吗?’Blaine点点头就开始播放起来,他俩靠着床板躺着,仔细欣赏着这唯美的故事。

当王子要吻公主时,Kurt滿脸通红的把头埋向Blaine肩膀上,这可爱的反应令Blaine到电影结束后,还一直看看Kurt傻笑。晚餐时,Blaine高兴地向在Elizabeth和Alex炫耀‘这都是Kurt教我弄的,Mom送你一条。’ 收到兒子礼物的Alex对Elizabeth‘Kurt真厉害,这样可爱的饰物也会做。’摟了一下Blaine后问‘今天高兴吗?明天还要再来吗?’Blaine的眼睛马上亮了一下‘可以吗?再来什么的。’Elizabeth温柔地‘当然,你想住下也行。’ Blaine激动地捉着Elizabeth的手‘真的吗!真的可以,那明天我来时可以吗?’他用他的Puppy eyes向着两位妈妈们撒娇,Blaine得逞后,便美滋滋的到Kurt身边吃着他的晚餐。

    当天晚上,Alex回家后得知John和她都要到外省出差一段長时間,但又不想帶Blaine走,所以就打了电话给Elizabeth想一下解决辦法,Elizabeth想了一会道"把Blaine送來我这,不就行了嗎?"Alex不好意思"这太麻烦你了!","这一点都不麻烦,除非你信我不过。","这怎么会呢,那我今晚就送Blaine來,到时见吧!"得知可以在Kurt家住一段長时間的Blaine乐瘋了,馬上收拾行李。当Blaine到了Kurt家一進屋,Blaine就下意识尋找Kurt的身影。见Kurt盖着毛毯坐在火正燒得旺盛的壁爐前看着雜誌,他便偷偷地接近Kurt,在Kurt專注在雜誌上一件毛衣上时,突然被一隻小麦色的魔爪袭击他白嫩的面颊,"Blaine!你为什么在这?"Kurt驚叹地看着Blaine,Blaine咧嘴笑着解释。朝夕相对令原來就要好的二人更是分不开。      
          二~
‘分不开’是指他俩不管在哪里,就算在家他們也会牽着手,像对双胞胎一样每分每秒都呆在一起,虽然时不时有人会用異样的眼光看着他們,他們也习已为常,不加已理会。直到他们被一班同年紀的人又推又駡他們‘基佬’,他們就再没有在街外牽手了。不过对于Blaine最幸福的是,每天放学都可以嘗到Kurt做的食物,不知为何今天特别掛念Kurt的Blaine终於苦苦等到放学,就扯起他的包向Kurt家前進,谁知一到门口开门的不是温柔体贴的Elizabeth而是一个戴着棒球帽的高大男人,男人有点嚴肅看着Blaine问‘Young man,你找谁?’在廚房的Kurt听到声音,便走了出来‘Blaine,你回来了。’ Kurt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这令Burt的过度保护模式开啟了,在廚房的Kurt把他亲自做的吐司和炒蛋拿出来给Burt,他細心的为刚飞奔来的Blaine也準備了。

  Blaine感动的吃着‘太好吃了,你简直就是天才’他捉在Kurt的手在他的手背上吻了一下。看到这小俩口的互动令Burt的过度保护意识更严重,他在一旁警惕着眼前这个捉着他宝贝的手的男孩,有点不滿的撇过头想:‘这小子!还不放开想捉多久’Blaine强烈感受到Burt仇视的眼光,他便收敛地放开了手。Kurt以为是料理的问题便问‘Dad,怎么了,不好吃吗?’Burt马上解释‘不是,很好吃真的!’Kurt把碗碟清洁后,便让Blaine跟他上房间去弄他近来学会的刺绣,绣了一会Blaine不小心刺破了手指头,血从伤口中滲出,Kurt慌忙地捉起Blaine的手幫他啜血,Blaine被Kurt温热的舌头碰到时,身体像被电流击了一下抖了一抖,一会,Kurt放开了他的手‘你还是别弄了’Blaine摇头‘我已掌握了技巧了,只是不小心才刺到’,‘既然你这说…那好吧!’Kurt就继续在一旁的收尾工作。    
   时间过得挺快的,一眨眼就五年了,他们都由小学生变成了初中生,刚升了上初中的这俩人,Blaine一点点察觉到自己对Kurt的感情。为了避开一些无聊人的嘲笑和閑话即使是谂同一間学校,他們也不曾一同出过門,连在学校也像陌生人一样。起初Blaine擔心Kurt会很寂寞但在一星期後就见他跟一个黑人女孩在一起,才放心了些。公立学校是以社团来作等级之分的。Blaine進了拳击社和榄球隊,但Kurt就相反什么活动也不參加。Blaine擔心Kurt会被欺负向Elizabeth说了之後卻導致Kurt和Elizabeth吵架了。幸好,在他俩吵架的第二天,Blaine在午休时間时到了停车场向Kurt解释始作俑者是他,不要再生Elizabeth气,但在Kurt想打电话道歉时,一切都太迟了,一个老师急忙的跑了过来说‘你妈妈…不幸发生了车禍当場去世了!’被告知这消息後,Kurt完全变得失魂落魄,趕去医院的路上Blaine一直緊摟着他和握着Kurt瞬间变得冰凉的双手。      

  医院,Kurt就看见Burt低着头倚着牆泛着淚光站着,Kurt緊张地再三確認消息的真假"你確定是她,真的…死…了吗?"Burt只是点了点头道"你媽媽已经离开了我們了。"Kurt听到最後一个字彻底崩溃了,一边搖着头一边否认道"不是的,你别骗我的!她怎么会这么狠心!一定是她在生气才作弄我吧!"眼淚不自控的隨着他愈來愈激动的情绪而流下來。他转过头看向Blaine,希望Blaine可以告訴他这一切都只是夢。当Blaine看到一向清澈美丽的湖藍色的眼睛,現在只有剩下不能再多的痛苦和悲伤时,他的心狠狠地愀了一下,他一箭步走上前緊抱着Kurt在颤抖的身躯,Kurt的哽咽和抽泣就像他的心开始垮下来,碎掉一样,Blaine心痛地聆听着最後Kurt累到昏厥在他的怀里。             

  当Kurt醒來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房間里,冰冷的月光,令四周一切都像一場夢一样,但看到趴睡在床边Blaine脸上的淚痕卻清楚什么是现实,他叫醒了Blaine,让他和他一同躺在床上,他眼里再次充滿悲伤,眼眶紅紅的道"Blaine我們会永遠在一起的,是嗎?"Blaine边摟着Kurt边抚着他的背道"一定会的!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会永遠的。我知道这並不是一个告白的时候,但我想我爱上你了Kurt。"Kurt只是回摟着了Blaine让两人靠得更近,Blaine叹了口气在Kurt耳边輕声说"睡吧!一切都会变得好起來的!"然后,溺宠地亲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在Kurt呼吸变回平稳时,Blaine俯身啄了一下Kurt柔软的嘴唇说‘我爱你’,然后就摟着Kurt進入夢鄉。      

在Elizabeth的丧礼那天不巧是下雨天,每一个来賓都身穿端庄的黑礼服,打着一打黑傘在Burt的帶领之人到了墓地见證着,他將曾经發誓要白头到老的爱人的骨灰理在这里,而Blaine正扶着面无血色發着燒的Kurt,Blaine非常擔心Kurt隨时晕倒,在这段时間中,Kurt没有一晚不是哭着,在Blaine的怀里睡着。 在Burt把骨灰埋好后。
   到场的人都逐一上前,跟Elizabeth打招呼后才离开,到了Kurt时,还没开口Kurt眼淚已经爭先恐后地湧出,他哽洇地把脸埋在Blaine的頸窩里,Blaine只是在一边摟緊着Kurt一语不发的站住。
   隨雨勢增強,Kurt哭得更凶,Blaine安慰似的在Kurt耳边輕柔的道"噓,別哭了!Elizabeth是想听你说话,不是哭啊!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边輕抚着Kurt的背,Kurt一直揪着的心,漸漸因Blaine温暖的話语放鬆起來,眼淚不再不自控地流出,Kurt把呼吸调節好了才把自己从Blaine的颈窩抽离。
   Blaine拿着紙巾像对着一件易碎品一样,輕輕的几乎沒用力的抹掉Kurt脸上几条淚痕后,在Kurt对着墓碑说了几句后。Blaine用额头抵着Kurt的额头"好像燒得比早上高了,你冷嗎?"Kurt只是搖搖头,脱力的向后倒,Blaine见狀手快的接着了Kurt,让他靠着自己作为支撐"我跟Burt说一声後再帶你上车。"Kurt只是无力的点点头,Blaine摟着Kurt的腰向Burt的方向前進"Burt!Kurt他有点累,我先帶他上车休息可以嗎?"
    Burt看到宝贝兒子蒼白又疲乏的脸就心痛起來就让Blaine送他上车。在Blaine和Kurt走开了不久,Burt就对Elizabeth的墓碑道"虽然我不太熟悉Blaine,但你觉得Blaine如何!虽然他們还年輕但我已经当了Blaine是女婿一样,你觉得呢?El。"雨在不久就停了,还出了太陽Burt就当了那是Elizabeth的答覆。   

  当他們回到家已经是黃昏了,Kurt还是非常疲勞,下车到進屋基本上是由Blaine背着,Kurt梳洗过后就倒在床上,Blaine细心的喂了Kurt吃药,替他掖好被子后,再啄了一下他的额头才退出房間。
晚餐时间,在客厅看着榄球赛一边享用着晚餐的Blaine和Burt,默契的作出不同反应,在这过后Burt就和Blaine聊了会天問到Kurt的看法,"Boy你觉得Kurt怎样。"Blaine只是不停赞揚Kurt,"那你…喜欢Kurt嗎?"Blaine脸红的低着头‘喜欢’Burt非常滿意Blaine的反应。
   他拍了拍Blaine的肩膀‘早点睡吧!这陣子辛苦你了!’Blaine点了点头就回了房。回到房间,Blaine怕弄醒Kurt便摄手摄脚地缵進被窝。当Blaine正想進入夢鄉时,Kurt翻了个身摟着了Blaine,Blaine被Kurt这舉动吓了一跳‘我刚才吵醒你了,是吗?’手回摟着Kurt道,Kurt搖了搖头‘关于昨天那个…告…告白,我…我可不接受,那有那么便宜说句话就要跟你交往。’
    Blaine忍着笑意加緊了手的力度,令Kurt更贴近他,他捉起了Kurt一隻手虔诚‘那Kurt.Hummel你願意做我男朋友吗?’Kurt点了点头,Blaine高兴地在他的手背啄了几口。Kurt抽回手翻了个身背向着Blaine‘快睡吧!傻瓜!’。Blaine乐疯地摟着Kurt進入夢鄉。
             三~
      早上,Burt正想叫Kurt和Blaine起床時,巧合看到两人依偎地在一起睡着,Blaine一只手正被Kurt当枕头枕着Blaine的头则埋在Kurt的後颈中,另一隻手正跟Kurt十指緊扣着,看到这样的情景Burt当然十分识趣地退出房間,然後撥了一个电话給Blaine父母。
   "HEY!Burt你还好嗎?"听到对方关心的口吻Burt感动地回应"还好,感谢关心,打给你們是想谈谈我們兒子之間的事情"沉默了一会後Burt便解譯道"噢!sorry是我太着急想和你們成为一家人。
"对方明显鬆了口一气道"哈哈!太好了,还以为只有我們發現,Burt我們会在这星期六回來一敞在这个星期見面吧!"Burt滿意地嗯了一声,然後就打去叫了外賣。
这時Blaine和Kurt也醒了他們互看了对方一会再像定好一样向对方说了声"早安"再去梳洗。    

星期六当天。不知情的两人都十分緊張,他們还沒有心理準備要分开,Blaine的父母突然拿出了两張纸出來道"Kurt,Blaine你們如果願意这一生都和对方在一起的话就在上面簽名吧!"两上二话不说就在签了,签好后他們才得知这是一份十年前他们父母老早準備好的订婚和一到成年就结婚的合同,两人馬上進入当机狀態,"原来我们一出世起就注定在一起!"双方家長都哈哈大笑起來道"两个傻孩子"就这样留下两人一脸疑惑,總之從今天起Kurt和Blaine你們就住在同一間房間里直到我們來接你走为止。

     当他們的感情处于穩定时,Blaine父母再次因为工作关系要搬家这次可是隔两个鎮,所以要帶上Blaine。在晚上Blaine在睡前对Kurt說起这件事,"我不想但也是沒辨法,但我承诺我会每个周未回來看你的。
    "Kurt没说什么只是十分无助地看着Blaine琥珀色的眼睛,隨着时間眼眶慢慢紅起來,眼淚也开始流起來,Blaine也只是摟着他亲吻他泛紅的眼角和泪花,一会Kurt只是輕声说了句"我会想念你的"Kurt抬头见Blaine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咕噜了一声‘傻瓜’後就在Blaine嘴唇上啄了一口。
     Blaine笑得更欢他托着Kurt的头加深了刚才的吻,舌头在口腔中交织着,暧昧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房間,直至嘴角流出不知是对方还是自己的唾液时,两人才不舍地分开,分开时拉出的銀絲令原来因缺氧而爆红的脸又红了几分。睡觉的时候他們比平時貼得更近摟得更緊,像想把对方溶入自已体內一样,一清早Blaine的父母就來接Blaine走了,但Blaine只是拿走了四分之二的东西走,"我说过周未我会回來的无論多忙。"
       这时,Blaine父母拿出了两枚一金和一銀的戒指,"这原來是想你們结婚时才拿出來的但我看現在並沒有这必要,上面已经刻了你們对方的名字,所以Kurt我們Aderson家只認你做媳妇。"Kurt被这番話弄得蒼白的脸蛋染成了淡淡的粉红。
Blaine把金色那枚戒指給了Kurt後就摧他"好了快進屋吧!你感冒了我可不在你身边。"Kurt不舍地"那今个周未見。"在Blaine走後一天Kurt已经是无处不是想着Blaine,他狠不得現在就是周未,他抚着胸口前的戒指。Blaine又何尝不事这样,他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想Kurt时他就会看着戒指。  
            四~
终於到了周未,一放学Kurt就看見Blaine在等他,他們摟着对方的时候在对方耳边同时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話"真是难捱的一周"说完他們互看着对方哈哈大笑,Blaine看了Kurt的双手空空的有点不滿的問"戒指呢,你看我可是有戴喲。"Kurt便指了指頸上的銀鏈,"弄成頸鏈了,回家吧!"这样见面他們持续了三年。之後因为Blaine功课太忙所以只能电話聯略,另言之到了高中他們便沒有再見面。  
    上了高中不久,Kurt每天都被推向储物櫃,雪泥面膜,拋進垃圾箱,还被骂基佬,每天都弄得伤痕雷雷舊伤未好又有新伤。 他每天就像生活在地狱一样,当然他並沒有跟Blaine提起过,Blaine功课和社团活动都很忙所以他們將电话聯略变成了短信,Burt亦在一次家長会遇见了他生命中第二位缪斯女神Carol,Kurt对她也不算討厭但他对她兒子Finn。
的確他作为主唱是当之无愧,但他搶走了他爸爸!还有他一点都沒有领导风範,不过他非常感谢合唱团它算是一个loser的安全区,为了溶入校園他跟Mercedes加入了啦啦隊,还跟不少女孩成为了閨密。          
     很快过了半年,Kurt开始承受不到被karofsky騷擾,欺凌还有寂寞感,令他开始觉得生无可恋需要依靠藥物幫助他入睡,再加上Burt和Carol母子的关系愈來愈好还在对方家留宿。他的爸爸亦正式的被Finn搶走。
他由一粒安眠藥变成五粒,他甚至很少進食,这不但令他愈來愈瘦还比以前更容易生病。不知不觉到了地区赛,他们New Direction输了。
       五~
很快又到了新的一年,虽然Kurt每天依然都是雪泥面膜,垃圾箱,但他到了中段加進了啦啦队,榄球队有了这制服他就没被欺凌。他的心情確是好了点,但寂寞依然摧殘着他。他的爸爸依舊跟Finn感情很好,这让他不太爽但最不爽的是在同样是loser的人群中,他竟然得不到專重。
他甚至被趕去其他学校做卧底,他被派去Dalton做臥底,他隨着人流到了一个充滿古典味的教室,过了一会音乐声开始響起,身旁的人全都开始歡呼隨着音乐搖擺。
Kurt被人流推到前排当他回过神一看就看見Blaine正跟身後十几人合唱,当Blaine看到了Kurt眼里充滿笑意比刚才更加把劲去完成首歌,在Blaine边唱边走时Kurt看見Blaine依然跟自己一样把戒指戴在身上,心里暖暖的。
当曲完了Kurt才反应过來跟着大伙鼓掌,在人群走得差不多时Blaine才上前和Kurt说话,"你怎会在这,Burt好嗎?"Blaine完全无視了站在他身後求介紹眼前这精致美丽的瓷娃娃的两人,反倒是Kurt問"你身後两位是....""噢!右Wes和左David,这位是Kurt。"Wes和David只是礼貌地点点头,"來,我請你喝咖啡。"Blaine牽着Kurt手道,他們並沒發现自己有多自然跟对方十指緊扣,隨行两人更是呆了,平時那绅士风度礼貌行先的Blaine竟然拉着别人的手。   

"拿鐵还是摩卡"Kurt苦想了一会"摩卡"说完就找了个四人座位坐,一坐上便被Wes和David追問"你和Blaine是甚么关系,甚么时候認識的"他們一口气的弄得Kurt有点头晕腦脹。
当Kurt想去找Blaine时他正好拿着咖啡走过來,在Blaine一坐下時Kurt像找到一个游泳圈一样緊握着Blaine的手。
    Blaine感受到Kurt微微的颤抖"你們說了甚么了嗎?警告你們如果伤害他的話,我要你們付出沉重的代价!"濃濃的杀气令刚才还想打鬧Kurt的他們馬上想回家的感觉,"HEY!relax,Blaine,我們只是問了他几个問题加上他这么可爱,我們怎么会伤害他呢?"David在一边点头付和,"我們还是先走了,慢用"见两人漸漸变小的身影才开始入正题他抚着Kurt冰凉的手道"究竟怎么了?是有甚么烦心事嗎?你瘦了很多,还有你怎会在这?"
       Kurt把头靠在Blaine的胸口"因为我是New Direction的成員,在里面我只是一个充人數的,所以我是來刺探军情的"Blaine安抚着Kurt的背部"你怎么可能会是个充人數的,还有呢?"Kurt脸露出果然瞞不过你的表情继续說"Dad他要再婚了,娶的是Finn的媽媽Carol。","那你是不喜欢Carol还是Finn,我想是both吧!"Kurt只是用一脸懂我的表情回应Blaine。
   "今晚來我家睡吧!"Kurt一脸疑惑,Blaine只是耸了耸肩"是未來婆婆想见媳妇"Kurt只是怒瞪着他"好!你今晚就睡客厅"Blaine大喊冤枉。     
    当Blaine父母一看见Kurt便说"宝贝,受苦了嗎?怎么瘦了这么多啊!Burt怎么搞的!來多吃点!"在熱情地关心的晚餐後Kurt就被吩咐和Blaine一起二人世界,Blaine帶了Kurt去參观了他的房間,"要先換衣服嗎?这套明天还要穿不是嗎?"
      Blaine在衣櫃找一会拿了一件舊的白襯衫和短裤出來,"那浴室借我了"洗完澡后。两人又用回同样的姿势躺在一起,身旁的温暖令Kurt暫時放下了所有壓力,情绪,單纯地緊摟着躺在身旁的人,Blaine把头埋了在Kurt的颈窩里"很怀念的感觉,我真的很想念你Kurt。","我也是Blaine。"他们边谈着话边步入睡鄉。

   隔天,到了中午他們才幽幽醒來,一想起今天並不是周未就开始慌起來,但最後两人还是放棄地倒回床上,"明天,应该很麻烦吧!"Blaine叹了一口气,又道"管他的!明天才算吧!"Kurt被这样的Blaine逗笑了,"好了!我要送你回家了,如果不是Burt会把我宰了"一个半小时後,"進來喝杯茶吧!我們可能要地区赛後才能见面,來吧!"Blaine最後还是抵不着Kurt進了屋,就看见了Burt和Finn正在看电視,Carol就在廚房忙碌着,他們站了一会,Burt才察觉他們,还开始互相介绍"HEY!Blaine,他是Finn,Kurt的继兄弟,他是Blaine,嗯…我未来女婿"Finn听到後圆瞪着眼看着Blaine,这让Blaine不太自在。    
      幸好換好衣服的Kurt下了來,才令气氛湲和了点,"Dad,晚餐前不要叫我們"Burt点了点头,進了房間Blaine才放鬆起來他倒在床上,"你那继兄弟也太沒礼貌了吧!"Kurt耸了耸肩在Blaine的衣櫃拿出了衣服"換上它們再躺吧!还有幫我脱了这条颈链"Blaine一脸疑惑的問"为什么?你不想把戒指帶在身嗎?"Kurt翻了一下白眼道"傻瓜,这銀链有点生锈,快去換衣服再幫我啦!"
     在Blaine幫Kurt脱颈链时在宽鬆的衣服中有几塊淤青在Kurt白瓷般的皮膚上,Blaine把戒指套入Kurt右手的无名指後並沒有过問这件事,他尊重Kurt,亦知道当他想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这时門外傳來一把熟悉的声音"Kurt快帶Blaine下來嘗Carol的招牌菜"Kurt只好牵着Blaine的手下樓,Finn看到Blaine換了衣服还跟Kurt牵着手又瞪大了眼,在用餐时更用一些不友善的目光看着Kurt和Blaine,他们用自然的为对方夾菜的动作无视了Finn,晚餐过后半小时,Blaine看了看时間叹了一口气道"我要回去了Kurt,有什么事都可以來Dalton宿舍找我,记住是任何事都可以。"Blaine換回衣服后在Kurt帶了戒指的手背上啄了一口‘爱你’,就上了车离开了。    
              六~
一个星期后,当Kurt往常籌備着婚礼时,karofsky突然出现还把Kurt帶走。Kurt还是拼命的反抗,尖叫着,karofsky见狀立馬捂着了Kurt的嘴,Kurt慌了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karofsky把他带到了一个更衣室里,一把将他推向了一排红色储物柜,他吃痛地扶着右边肩膀,Kurt不知哪来的勇气开始骂karofsky"你脑子有病吗?你在逃避什么!有什么就直接说别像个懦夫一样!"
   karofsky听到这突然捉着了Kurt的手腕,一把将他拉向自己後就吻上了Kurt柔软又小巧的嘴唇上,Kurt被吓得圆瞪着眼進入了当机状态,karofsky越吻越用力还把舌头伸進Kurt口腔里,Kurt不继反抗设法推开他,揍他,谁知karofsky一把按壓着他,Kurt越来越害怕身体不自觉颤抖起来,眼眶也红了眼淚继而奪出,karofsky终於放开了Kurt红腫的嘴唇,向他脖子進攻时,
    Kurt慌張地衝向門口时karofsky用力扯着Kurt的襯衫还扯破了几颗纽扣,视衣服如命的Kurt也顧不上衣服只是拼命的掙扎着才逃出了这一片恶夢。    

一路上装作镇定但还惊喘着气的Kurt好不容易走到了停车里场,看到倒後鏡中的自己便崩溃了,凌乱的头发,衣衫不整,眼睛和嘴唇又红又腫的,口腔还有一般不属于自己的口水味,他蹲在车的旁边放声大哭和干呕着。
一会,他努力的控制着不受控制还在颤抖着的双腿上了车,他心里有把声音叫嚣着:"不能回家,一定不可以被Dad發现这件事,他看了看无名指的戒指‘Blaine!’,只有Blaine可以…救到我"想起Blaine,Kurt又想哭了,在去Dalton之前Kurt到了藥房買几盒安眠藥时才背现自己的手机和書包还在学校身上只得几十塊錢,他什么都没想只是加快了速度到Dalton。
   一个小时多的车程,Kurt终于到了Dalton,他直接進了宿舍,保安见Kurt既慌张又狼狈的样子便没阻拦他, "请问Blaine.Anderson在嗎?"被問到的金发少年轉了身看到了眼前的Kurt心跳馬上漏了几拍,眼前的人一副快哭的样子非常激起保护欲,"应该回来了,A座三樓最后一間房,要我带路嗎?"Kurt弱弱的点点头,"我叫Jeff,Blaine就在最左边的房間""Kurt,谢谢你Jeff"说完Kurt就走向Blaine的房間。
    当Kurt正想敲门时门就打开了,Wes正跟Blaine道别完就看到Kurt站在门前"Kurt?Blaine你又有客人,聚会不用來了。"Blaine疑惑的走出来看到了Kurt头发異常的凌乱,眼眶红红的,还穿着大风衣,Kurt看到Blaine緊皺着眉,以为Blaine不太欢迎他便道"对不起,我应该先通知你的,我还是回去了。"
  识相的Wes老早离开了现场,Blaine一把将Kurt拉向自己怀里,"别傻了,進来吧!你一定發生了什么了吧!"他轻轻的牵着Kurt的手走進房间里,在Blaine关门後Kurt就摟着Blaine放声大哭,Blaine回摟着他抚着他的背以是安慰,哭到一半时Kurt突然衝進洗手間干呕起来吓得Blaine手觸无措的。
   "怎么了,哪不舒服吗?去医院吧!"Kurt只是摇头继续干呕着,呕到一半突然开始摧呕着,Blaine阻止开始为Kurt的失常感到不耐烦"你这是怎么回事!"Kurt蜷缩坐在地上大哭起来,Blaine在不安地安慰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急了!"Kurt只是一语不發的窝在Blaine怀里,Blaine见状就横抱起Kurt把他轻放在自己床鋪上,他轻柔的幫Kurt解开大衣看到里面的衬衫最上三颗纽扣没了,Blaine盡量不往坏的方向想,Kurt突然说起"我被强吻了。"Blaine圆瞪着眼看着Kurt。     

Kurt没有理会Blaine的反应只是继续说起今日所發生的事,中途虽然有几次停顿但还是说到最后,"就是…这样…我好多了…我还是回去了!"Blaine把凖備下床的Kurt按回去"我不会就这样让你回去,在这洗个熱水澡吧,浴室借给你,在这休息到我应为夠了,我再送你回去。"Blaine说完便轉身在衣櫃拿出一件T恤和运动裤递给了Kurt,当Kurt洗过澡後明显心情变好了,Blaine躺着拍了拍旁边的床鋪"陪我睡会吧!"Kurt微笑着揭开了被子躺了在Blaine的旁边。
   他們又回复了平日的姿势但这次Kurt脸对着Blaine"心情好点了嗎?"Kurt点了点头,Blaine亲了亲Kurt额头"明天我送你上下学和跟那无礼的傢伙说理"Kurt想开口拒绝时Blaine就用双puppy eyes看着Kurt,Kurt只好点点头,蜷缩在Blaine怀裏,Blaine抚着他的动作背令他的不安减退。
    渐渐两人就走入了夢鄉。Blaine的室友回来时看到床上的情景,他坐在自己床上看着渐渐由从吓了一大跳的心情转到完全羡慕和妒忌。当Blaine睡醒后,意外發现室友Nick己经回来了,便吓了一跳,用不阻外Kurt睡眠的声音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Nick。",‘我也不太清楚,但他是誰?你不是说你已经有主了吗?"Blaine想解释时Kurt已经醒来了,"你跟谁说话?"Kurt睡眼惺忪道。
    一转身便吓得完全清醒了,Kurt坐了起来,不知所措地捉着Blaine的手,Blaine回握着"咳!Nick他是Kurt是我青梅竹馬,Kurt他是Nick是我室友。"气氛非常尴尬,Kurt和Nick本来都不是自来熟的人。     
   突然Kurt想起Burt"Blaine现在几点了?我手机和書包,还在学校Dad他…"Blaine摟着Kurt安抚着他"嘘~我跟Burt说了你在我这,手机和書包都被Finn回收了,所有事情都很好。"Kurt完全无视了Nick的存在任由自己靠在Blaine的胸口。
   Nick在一旁既无语又羡慕,Blaine看了看时间对Kurt‘餓了吗,叫pizza好吗?’Kurt皺了皺眉‘pizza太多油,会胖的。’Blaine叹了一口气‘come on!你已经很標準了,而且吃一餐而已。’Kurt搖了搖头‘下周就是全国大赛,我要减上几磅,才准出赛。’在一旁的Nick惊叹‘几磅!感觉你会被风吹走。’Blaine在这时已经下了单,半个小时后,东西送来时,在Nick的劝告下Kurt才願意吃上几口,当Blaine把裝滿食物的盘子给Kurt,在Kurt吃了几口油腻的口感令Kurt充滿了罪恶感,他多吃几口后就放下了,Blaine在一旁看着难免心痛,便到廚房做了个salad给他‘等全国大赛完后,我要你赔我一餐。’Kurt笑着点头接过沙津在Blaine 脸上亲了一口,便开始吃着。

晚飯过后,Nick和Kurt不像一开始那样尷尬,有说有笑的,在谈天时,Nick才發现Kurt的戒指跟Blaine是一对的,他好奇问‘你们连对戒也有究竟是什么关系?’Kurt头靠着Blaine‘Blaine是我未婚夫。’Nick惊呆了,心想:我们Warblers的万人迷主唱竟然有个未婚夫‘OMG!这消息太劲爆了吧!’Nick意识到自己喊了出来,便尷尬地转换话题,谈着谈着两人还交换了电话,变成了知己。

       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