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10代的J家A团飯#超团飯#黄担一枚😚#大爱SK·Y2·未子#同是飯的大家請多多指教🙏

吐花梗

Kurt被Finn拒絕后边哭边跑到了停车场,准备掏出车匙上车时,“娘娘控,看你哪里逃!”两个身形比Kurt大两倍的男生,一手捉了Kurt的手腕,往牆壁摔过去,失去平衡的Kurt一下反应不过来头就撞上牆,额头也擦伤了。
      头昏脑胀的Kurt糢糢糊糊的听到了一聲尖叫,追出来的Mercedes目击到Kurt头部再被重击了一下,这次Kurt彻底晕了过去,不知所措的Mercedes用尽全力尖叫和马上短讯了Glee的人“Help! Kurt被袭击了!”有个稍矮,头发被发胶压得牢牢身穿制服的男孩,一拳就挥到还拿着砖头的男生面前,厉声嚎“滚”,分别再一脚踹上另一个男生,两人只好知难而退,Mercedes直奔向Kurt身边,她粗略检查一下Kurt的伤势,后脑肿起包,额头破了,脸上有几块淤青,算是轻伤但头上的血止不往,Mercedes拿着手帕接着Kurt的额角,不断染红的手帕不禁令人担心,过了一会,血还没有止往,Mercedes决定交给学校护士。
Mercedes原想打给Sam出来抱Kurt去医务室,谁知哪个黑发男孩“Hi,我叫Blaine。”之后就小心翼翼托起Kurt的头,摆到自己臂弯之中,另一只手就穿过双腿,一把抱起了Kurt“现在是要去医务室吗?”Mercedes点头,捉起Kurt的包就带Blaine进了学校。途中Kurt糢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可是因为光綫太猛,眼前只有一白,“Hey,没事了!”但体力不支的他很快又晕过去了。
     隔了会,Kurt虚弱的睁开睛,这次不同光綫变得柔和了,第一个投影的事物白茫茫的天花,意识还没有清晰的Kurt张望了一下四周,看到捂着嘴压着声浪大喊的Rachel和一脸内疚的Finn走了进来,正用消毐水止血的护士“他躺多一会,就可以回家。”离自己最近的一位男士温柔的看着我“没事就好了!”那柔情琥珀色的闪耀的眼睛,不禁令人沉醉当中。
     Finn无助的看着Rachel“Burt一定会杀了我的!”Rachel一巴掌糊了上Finn的脸上厉声“闭嘴!现在都出事了!还只关心自己!”Kurt昏昏沉沉的尝试理解情況,但他的头痛得快裂开,脑子像浆糊一样,护士包扎好他的伤口后,一直在他旁边的男生绅士的伸出手“我送你回家吧!”Kurt脱力的把手搭上去“你会带我回去吗?”他虚弱的被扶起来,男士让他的头靠着他的胸膛,一手披上外套,扶着他的肩头。走出医务室里,在一旁的Mercedes默默跟上,Mercedes开门后,Blaine就被喝止前进“到这里就好了!”Blaine欲言又止“好吧!”Mercedes扶着Kurt上楼到了走廊尽头一个房间“你先躺着。”Kurt脱力的向后倒,眼皮开始变重变疲倦了,意识也糊糢不清地睡着了。当Mercedes下楼时,Blaine已经离开了。
     这神秘人Blaine成为了Kurt和Mercedes两个月多的饭后话题,Kurt还称他为王子殿下。Kurt还为了寻找Blaine开了Facebook帐号搜寻他,经Kurt和Mercedes努力的人肉搜查,终于在人海茫茫之中找到他,Kurt紧张的点了进去,Blaine.Anderson,就读Dalton,接着就出现几张Blaine的生活照,Kurt与照片里的眼睛对上了,阳光下的Blaine琥珀色的眼珠里带着通透的金黄和浅棕,双眼像似发光的感觉Blaine贯穿了镜头,从瞳孔看到了自己一直加速跳动的心脏,害羞的Kurt脸都烧红,他惊慌地退出了帐号,抚着胸口,感受着如浪拍打岸石的心跳,空虚,寂寞,厌倦的情绪都被一扫而空,心里满满的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Kurt脱力的后倒在床上,看着天花双手拿着放在胸口的闭上眼,不出一会就踏入了梦乡。
翌日。。Kurt和Mercedes“我们找对了,可我也没想要主动什么的,就这样算了!”Mercedes只握一握他的手,欲言又止的,想不到半年后,Kurt再遇上王子。
     Kurt的心情现在可算是坏到爆表的壮态。心里一直想:难得Mr. Schuester愿意听从自己的建议,这周终于有机会展露一下领导和表演才能,却被该死的流氓Puckerman和Artie嫌弃不够爷们,哪几块模板,衣服可是放弃我的美容觉,做的!还要人家去对手的学校做卧底!真是…啊!怒气Max的Kurt狂叉着盘中无辜的杂菜沙拉,Mercedes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默默把桌子上的炸薯波拿开,待了一会,平复情緒的Kurt放下叉子“Mercedes你可以陪我去那个Dalton吗?”他捏着Mercedes的手,委屈的咬着下唇“你知道…我又没有手机…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呢?!我要上哪求救,所以拜托!”Mercedes无语的挑一下眉毛“你啊~最近愈来愈会装可怜!”她拿出手机查了一下Dalton“我陪你是看不行了,这是一间男校,还有制服。”Kurt接过Mercedes递过来的手机“啊!这…唉…算了,这制服…我这外套和红色领带可以吧!”
    Mercedes点头“万一真的被发现的话装柔弱的话,一定没问题”Kurt不解的歪了一下头“吓?!怎装。”Mercedes翻一下白眼“用你刚才求我陪你去的口气和表情!”Kurt脸红的低下头“我…那个…是因为跟你熟!哪有装柔弱。”Mercedes敷衍的“嗯”了一声,就督促他吃点肉,但Kurt不断称饱推拒,Mercedes不满的拍一下枱吼“你这又不吃,哪又不吃,想怎样!Sue还要你瘦多少!”Kurt清楚Mercedes自退出啦啦队就开始均衡饮食,尝试健康地减肥,但他只要瘦多两三斤就可以做啦啦队金字塔顶。他解釋中午吃多了,真得撑着没法吃。Mercedes摇头吃着Kurt剩下的大半一点酱也没有的杂菜沙拉。
     不知为何兴奋的心情一直在Kurt胸腔中醞酿着,直到他到了Dalton。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散发着文艺气息,学生就像一个巨大的群体一样,不但和谐还会关心别人,最吸引Kurt的是这里的零欺凌制度,这除了令他有安全感更感受到自己有所保障。走着走着发现学生都向同一个方向前进,Kurt好奇的跟着大队,到了回旋楼梯,他随意拍了一下前面那个穿着制服,一手执着书包肩带的同学, Kurt倒吸了一口气,尝试稳着因紧张而颤抖的声音“这里是怎么了,我是新来的,我是Kurt”对面的男孩打量了Kurt一下:虽然他不是什么新生,但因害羞而脸红的表情显得他更可爱。男孩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了几分“哦~是Warblers的表演啦!每次都会令学校停止运作一段时间,Blaine。”Kurt惊讶的问“等一下,所以…这的Glee…很受欢迎吗!?”男孩笑得更灿烂“Warblers算是摇滚巨星。”消息打探到这里,正想转身离开的Kurt,殊不知Blaine一手拉着Kurt跑了起来,从Blaine手转来的温度,灼热了Kurt冰封的心灵,Kurt感觉到心里痒痒的,泛起一种难以启齿的悸动,噗通,噗通的在胸腔回荡着。
Blaine跑到一半,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抄近路,反而绕远了,还二话不说的扯着人家跑嘞!平时注重礼仪的我去哪了!?天啊!他回眸看了一下努力跟上他的速度的Kurt,手无意识地加重了力度的把Kurt拉向自己,还有一种不想放开的感觉,直到了会议室问口,这感觉却消失的无影无踪。Kurt看到一屋都是身穿校服的同学,瞬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Blaine放下包“失陪一下。”就融入了表演,Blaine一开嗓子,嘈杂的会议厅马上变得宁静,所有人都专注在表演上,Kurt瞄了会场一周发现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拍手和身体摇摆来配合演出,不禁不说Warblers每一个人都有一把好嗓子,虽然只有Blaine在唱但其他人的和音可都是精髓。Kurt看着他的王子殿下,心里的火苗燃起了,他尝试将目光移开。
   Wes发现Blaine唱歌时眼睛都黏着那个唯一没穿校服外套的男孩,到副歌时,还出了全力去吸引他的注意,一唱完Wes就凑到David身旁“快派人拦着那个男生,Blaine好像对他有意思。”在周围的人还在鼓掌时,Kurt就转身出了会场,走了没几步就被两个Warblers拦着“我们的主席想见你。”Kurt被半推半拉的带到饭堂一个买咖啡的角落,一个东方人和一个黑人分别向他点头自我介绍。
  东方人是Wes,黑人是David,Kurt不安的低着头坐在两人对面“我…这是…呃…”突然Blaine不知从何冒了出来“Kurt你还好吗?我刚才一直找你耶。”放下了包和两杯咖啡“拿铁可以吗?”Kurt点头“其实你们发现我是卧底,也没打我一身,己经很好了。”Wes温柔地“我们才不会打你了!”:你可是我们的鸟后,咋敢!David微笑“你这类型可是最棘手,因为太惹人怜爱了。”Kurt害羞地啜饮了一口拿铁“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众人点头,Kurt深呼吸紧张的“你们都是…Gay…吗?”
   三人互看了对方,大笑了“当然不是!”Blaine解释“我们是男校,可不是所谓的同志学校。不过我是Gay啦,Wes和David都是有女友的。”Kurt从问问题起,眼眶通红地一直泛着泪光,Blaine见状立刻收回笑容,示意David和Wes,两人相视微笑的看着鸟王焦躁的样子,离开了。Blaine开始向Kurt讲自己转校前的经历,还提了两个方案给Kurt,一。是转学来Dalton,二。是面对哪些欺凌他的人。两人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评论(1)

热度(7)